看!桃花源里的这群小作家……
日期:2020-05-18 15:39:14  浏览量:41

   五月的桃园绿意葱茏,蜂儿、蝶儿穿梭其间,一片喧腾。

恰在此时,我校2019级初一学生作文选《桃花源》面世,清清朗朗,散发墨香。



我校从吴江中学的桃园起航,或是冥冥中的安排——这里也许将成为一片教育的桃花源。所以,当初讨论校报的名称时,严心艾同学提供的“桃花源”一下子击中了大家心中最真最软的部位,黄厚江校长当即决定以“桃花源”为名。

缘径行,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,桃花有源,深藏其间。

棵棵桃树,深植故土,弯曲向上,满眼繁花,倔强生长,生机勃勃。

一张纸,一支笔,在静隅,人不堪其忧,吾等也不改其乐。

文字,最有生命力的青春表现形式。在阳光下,把我们的生活化成闪耀光芒的片片花瓣,镶成美景。 

这个创刊词出自刚入初中的严心艾之手,未加雕琢,有一种少年的稚朴与真诚在内。



作为语文老师,徐飞校长和孩子们有个约定:周末语文作业除特殊情况外,一般只写一篇随笔,文体不限,字数不限,题目自拟。将写作的自由交付给学生,尊重每个孩子的文字表达,加之“专题读写”、“全科阅读”等课程的深度滋养,在学生的创作中逐渐诞生了太多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。

经过一学期的积淀,这本作文集应运而生。67位学生人人有作品入选,少则一篇,多则四篇。共分8辑,一共99篇文章——99离100,尚有一步之遥,以示“垂直攀登不止步”之意。繁重的编辑工作几乎全由顾艳老师完成,部分老师和学生也参与了文字校对工作。

在五月万物欣然之际,快来看“桃花源”里的这些小小作家们是如何执笔构建一个瑰丽的文字世界吧!



一、物件里的深情


小小的物件里,凝聚的深情可以照亮黑暗中的每一丛荆棘。它们是比任何一种关系都更为紧密、忠诚的存在。同时,在我们日复一日的使用中,这些物件也经历岁月锤炼的怡然与稳重,回报以美。生活的质感,大抵就在于这些细微之处所展现的丰盛力量。

   【佳作欣赏】


 木筷子

 文/张宇轩

 

饭桌上的筷子总是木头制的。

我和姐姐两人也曾向母亲建议过:木筷子有时会扎到嘴,碰到质量不好的还会分分叉,而且中间的小孔还会留住细菌,不卫生。何不换成超市里卖的塑料筷子呢?怕伤着母亲的心,还有一句话没说出口:筷子颜色都是深浅不一的灰黄色,不整齐,不体面——似乎是有些虚荣心在作祟。母亲不太善于言辞,只是坚持不换,搪塞着我们就过去了。

到了春节,同往常一样回了外婆家。到家已经是吃晚饭的时候了。拿筷子的时候,撞见的仍是那双木筷子,熟悉得不能再熟悉。来不及细想,便看到持着木筷的母亲正笑得一脸灿烂。看我正愣神,外婆递来一双筷子:“快去吃饭,都饿坏了吧。”母亲也朝这边看了过来,说:“吃吧。”不知是不是灯光晃了晃,朦胧中两人手中的木筷叠在了一起。呆呆地望着,好像突然懂了什么,平日的嫌弃突然全无,莫名的羞愧晕上面颊。

也许就在十多年前吧,母亲随父亲离开了家,到四百多公里以外的他乡扎了根。当时可能是顺手买了这双木筷,可久了,也不舍得丢了,更重要的是那和外婆家的筷子那么像,是与父母为数不多的眷恋和纽带了。突然就懂了这双木筷——一个孩子对家的眷恋。

虽然至今仍不明白母亲留这些木筷的真实原因,我也一直没问——不愿干扰这份情结。

过了几天,回了爷爷家。饭桌上仍是木筷子,还是颜色差异极大的筷子:灰黄、褐黄、暗黄,也有不少是明亮的淡黄色。我并没有像在外婆家看到木筷子而多想了,因为这儿还保留了许多七八十年代,或许更早的生活痕迹:依然有蒲扇、葫芦晒干做成的米瓢、烧柴的小土灶,木筷在这里显得很和谐,很温润。

很快,便到了离开的时候了。最后一顿稀饭汤圆吃完后,该收拾东西了。路过厨房时匆匆往里一瞥,看见爷爷站在灶前认真地挑筷子,将新的,淡黄的木筷单单分开来,收进了壁橱里,留下几双灰褐色的旧筷子。突然就懂了这双木筷——一位父亲对孩子的细腻。

爷爷轻轻扣上橱柜,像是把这一段难得的团圆时光封在心里。

最终,回到了自己在姑苏的家。桌上的木筷看上去也别有一番趣味:桌上的碗碟是白瓷的,素来有婉约、小巧的特点;而木筷子却恰有一种淳朴、敦厚的气息。两种元素相撞,却不违和,别样有趣。

突然,就懂了,一双木筷的心。

 

二、草木有灵且美


草木有灵,而人间有情。每一次不经意的相逢,都成就了一个个至真至美的故事,让我们更加关注自然与生命。正如枯叶也有傲骨,它以残骸拼写它的名字,教每个人记住,它来自哪棵树,那是它生之尊严。

  【佳作欣赏】


栀子静好

文/刘心语

 

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。

 在祖母的生活中,一草一木她都是那般珍惜,好像那是生活给予她的一种神奇馈赠。

家里没有院子,祖母只有一个巴掌大的阳台。可这个小阳台硬是被她塞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草。里面,外面,地上的,水里的……哪儿都有,什么都有。

不过祖母的花大多不金贵。最金贵的,也不过一盆栀子了。这盆栀子还是因为我喜欢,她才养的。祖母对花草很细心,就像对我似的。于是,金贵的栀子也开枝散叶,花开花落。

白色的栀子花,开得小小的,不张扬。可是自有沁人的清香告诉人们:栀子来了。它无论枝头吐芳,还是落地成泥,一样素素淡淡,清清雅雅,如白玉无瑕。

祖母的阳台太小,小得放不下藤椅。她只能搬一张小板凳,倚墙坐着,闭目假寐。旁边放个收音机,里面放着《红楼梦》的越剧。

栀子花开的时候,总是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。这时,整个春天,似乎都沉浸在栀子的清香中,浅淡拂过。祖母惬意于阳台小凳上这静寂的安详。春日的阳光涌进小阳台,温柔得像海洋似的抚着祖母闭目养神的面容,那被岁月割出沟壑的脸庞突然就神圣起来了,像一尊在命运风雨中巍然不动的佛像。

 突然,一个春天,一对野鸽子不知从哪里飞来,竟在栀子花丛中安了家。祖母又是心疼,又是高兴。心疼,栀子这么柔弱的枝丫,要承受鸟儿一家的重量;高兴,连鸽子都喜欢栀子,栀子也不寂寞了。这大概是对极有品位的鸽子了吧?

又是突然。一日,鸽子外出觅食,后来便下了一场大雨,鸽子再没有回来。我说,把鸽子窝拿下来吧,鸽子不回来了,再压着栀子会死的。祖母不信,仍怀着希望,等了一天、两天……一周、两周……一个月。我从没见过祖母这么不在意一株花。

终于,她失望了,颓然地把鸽子窝剪下来,看着栀子。栀子已经破败不堪了。也是,本在闺中的小姑娘怎能上战场?我想,祖母心疼了吧,后悔了吧?

可是,不见她有任何后悔的神色,重新细细打理起了栀子。剪枯枝、浇水、喷药……一丝不苟。可栀子似乎没有好起来的迹象。不继续枯萎,对它来说已是最好的事了吧。我不再去看栀子,只有祖母日复一日地倚着墙,为它浇水……

又是一年。

次年春天,百花盛开,祖母的小阳台上一派生机勃勃。只是栀子,仍是半死不活,我叹了口气。

快到初夏了。一个周末,我走到了小阳台。一进门,便看见祖母那双欣喜的眼:“开了,开了!栀子开花了!”我一惊,眼里映入了白色的花。素素淡淡,清清雅雅。并不茂盛的叶衬着并不多的花,却俨然又是那副岁月静好的模样。

祖母为它操劳了一年,岁月的沟壑越发深了。

突然一个激灵,脑子里蹦出了一句话:“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。”

栀子的模样,是祖母的负重前行啊!

顿觉我自己就是那盆栀子。父亲、爷爷……也许,我们都是。

祖母幸福地坐在摇摇晃晃的小板凳上,欣慰地望着栀子,静静地,在草木氤氲的栀子清香中抛却了流光。

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。

 

三、与温暖不期而遇


生活总是这样的,欢笑有时,悲伤有时,安静有时,喧闹亦有时。但总会有那么几个瞬间,那么几个小小的感动,不是惊天动地的,不是感人肺腑的,却只属于你的,让你的心房柔软地塌陷,温暖得想要落泪。原来我们都曾在不经意间,被这世界温柔相待。

  【佳作欣赏】


当我成为你

文/周姚烨

 

母亲一向喜欢精打细算。

每次去买东西时,她便会在心里打下一个理想的价格,觉得贵了,就会与店主讨价还价。也许是由于店主想成交一笔生意,又或是母亲的价格还能接受,大部份母亲都能砍下一截儿,不过有时也会因为没有还到她想要的价格而掉头就走,重新货比三家。而我,对母亲的行为则不予苟同,觉得她斤斤计较,为了一点点钱,浪费宝贵时间。

直到有天我独自来到一家杂货小店。因为我买东西时与母亲观念不同,不想与乃至于不屑与店主争论一点点钱的得失,这次也和往常一样,我拿了自己要的物品便要付钱。才发现自己的钱不足以买下,可是又很想要,不觉间学着母亲的样子,昂起头,一副抱怨的样子:“怎么这么贵啊!打个折呗!”这话一说出,我便感觉有点难以置信了。什么?我怎么和母亲一样计较起这么点利益得失了?太丢脸了!我想掉头就走,可惜话已搁出,店主便笑了笑:“你个孩子也会讨价还价啦?那你说,多少钱,太便宜我可不卖喔!”我想了下,又偷偷地看了看兜里的50元钱,喊:“那就40,不然我不要了。”店主看着我天真的笑容,犹豫了一下竟然同意了,我递过钱,他把那崭新的十元钞以及一袋鼓鼓的塑料包裹递给了我。  

我朝他感激地笑了笑,出了店门。看着手里那张十元钞,心里别提有多高兴,原来还价没有我想象的不好意思,店主肯定不会亏钱卖给我,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,而我节省下该省的钱,也没那么难,如果要是平时都省掉点儿,按照此举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,就能省下好多钱!

不知怎么,突然想起以往对母亲的暗怨,心里非常懊悔。母亲应该也是一样的想法吧,能省则省。想起母亲对自己节俭,看见漂亮衣服总是犹豫再三还是没舍得买,对我和弟弟却极舍得花钱,我们想要什么文具,想买什么课外书,想报什么兴趣班,母亲都会毫不犹豫地掏出钱来。我从来没有管理过金钱,从而不知每一分每一角的来之不易。想到以往我写到一半就扔掉的笔,喝完一半就倒掉的牛奶,以及人走了灯不关,衣服短小一点就闹着买新衣服的行为,越想越惭愧。想起她平时一直对我说的话:“当家不易,钱要用在刀刃上,平时能省一点就省一点,以后花钱的地方多着呢!”现在算是懂了,这啰嗦的含义。心里暗暗下定决心,以后也要成为像母亲一样的人。

余下的钱,不多不少,正好可以买下一束母亲最爱的康乃馨……

 

四、多情书卷似故人


读诗,让我们从一个世界进入另外一个世界,那里有横着酒卮,踏月而来的李太白,也有穿着芒鞋,任凭风吹雨打的苏东坡。静静地吟哦,静静地品悟,享受银碗里盛雪的清闲,带着不歆羨热闹的宁静,让流淌了千年的诗意,在笔尖重新汇聚成河。


 

  【佳作欣赏】


拍遍栏杆无数

文/吴星童


夕阳下,残楼里,你听彻孤鸿声,拍尽玉栏杆;晚灯下,睡梦里,你挑灯看冷剑,又忆起当年点兵沙场;江晚时,鹤唳里,你仰望长安,泪随清江东流去,心过无数山。

 我口中默念他的名字,手上捧着他的词集,思绪穿越历史的风雨,去追逐他“不恨古人吾不见,恨古人不见吾狂耳”的狂傲。

马蹄扬起漫天黄沙,军营的号角吹落最后一丝夕阳。那时的他还很年轻,是战场上舍生忘死的将军。“报君黄金台上意,提携玉龙为君死。”他战袍上身,策马奔驰,将报国的忠勇当作行囊。二十三岁那年,他集结义军抗金,当义军中有人叛变时,他手提利剑,单人独马长驱数百里,三日后提回人头,从此名声大震。“壮声英慨,儒士为之兴起,圣天子一见三叹息。”人们对他大为赞扬,朝廷也对其进行了提拔,他那时还只是一个少年英雄,正血气方刚,从不会想到朝廷的腐败无能,只一心想为朝廷痛杀贼寇,收复失地。

但事实永远是残酷的,南归之后,他立即失去了钢刀利剑,手中只剩一支羊毫软笔。他再也没有机会奔走沙场,血溅战袍了,“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”也只能沦为回忆。现在的他只能笔走龙蛇,泪洒宣纸,将以往在战场上的豪情壮志融入到词作之中。或许南宋又失去了一名抗金名将,但也造就了一位伟大的词人。沙场的磨炼使稼轩的词中多了铁马金戈的气概,隔千年,当我们今天重读他的作品时,仍能感受到一种凛然杀气和磅礴之势,甚至有人说他的词,应是用刀和剑刻成的,或说是血和泪涂抹成的更为合适吧!

辛弃疾为南宋臣民四十年,但近二十年被朝廷闲置。他太爱国家,爱百姓,爱朝廷了,但朝廷怕他,烦他,忌用他,他那颗炽热的爱国之心让苟且偷安的朝廷心烦。国有危难时招来用之,朝廷有谤言时又弃之,这是他的生活节奏,也是他最大的悲剧。而他至死也没有明白朝廷为什么不愿去收复失地。

他原先是准备以身殉国,准备血洒大漠,马革裹尸的,但不料如今再无自己的用武之地。从此,京口北固楼上多了一个惆怅的身影,他临江水,望长安,登危楼,拍栏杆,热泪横流,没人懂他的伤,只能“醉里挑灯看剑”“把吴钩看了,栏杆拍遍”。

望断高楼,他在寒风中孤立,背负残梦泪洒江海。冷月中,他举剑长啸,挥斥狂舞,怒风作响,为他抱不平,骤风突袭,应和着他的悲鸣。弃疾,金戈铁马才是你的伙伴吧?刀光剑影才是你的归宿吧?站在落日的楼头,你沉默不语,不经意间划下的泪痕谁替你拭去?你满怀壮志,心中洋溢爱国之情,可谁懂你?

辛弃疾虽名弃疾,但打小习武的他哪有疾病可言,前朝记忆渡红尘,伤人的不是刀刃,只是他那金瓯缺,月未圆,山河碎,心不安的一块心病。他甚至自嘲自己的姓氏,烈日秋霜,忠肝义胆,千载家谱。得姓何年,细参辛字,一笑君听取:艰辛做就,悲辛滋味,总是辛酸辛苦。更十分,向人辛辣,椒桂捣残堪吐。你说这世上许多甜美之事,顺达之志,怎么总轮不到他呢?可惜流年,忧愁风雨,这位词人,心忧天下,却不被世人铭记。渐渐地他白了头,佝了腰,鬓如霜。

再后来的他,竟成了“农民”,回乡种地了,可真应了他的号“稼轩”。一个曾经杀敌无数的将军,一个胸怀大志的政治家,却每天在“七八个星天外,两三点雨山前”的美景中,与百姓聊一聊农桑收成之类的闲话,再对着飞鸟游鱼自言自语一番,拿剑执笔的手握住了犁。

“当年万里觅封侯,匹马戍梁州。关河梦断何处?尘暗旧貂裘。胡未灭,鬓先秋,泪空流。此生谁料,心在天山,身老沧州。”

正是!壮士无用武之地,英雄终归陌路。

一辈子拍遍栏杆无数,一生献给了那个救不起的南宋。

一次次驻足,一次次触摸,换来一次次失望而孤寂的哀叹。叹命运不公,叹国运不昌,叹民生不安。他把自己锁在那重重叹息声中,留给我们的只是历史投下的背影。

谁共我、醉明月!

历千年,人们不曾忆当年南宋的国事纷乱,战火连天,只记得那一个登楼远眺,望眼欲穿,那一个驰骋沙场,剑指天涯,那一个众人皆怕我独狂,那一个拍遍栏杆无数的你,辛弃疾。


五、和光同尘,与时舒卷


时间再宏大浩渺,对于每一个个体却又那么细致绵长,永远在名为“少年”的岁月里清晰着,不动声色,却带着光明、温暖、善良的属性。记忆的罅隙里,就让时间缓慢地回淌,带着我们去窥见遥远年代的神韵,去审视自我内心的本真。


   

   【佳作欣赏】


窗外依旧

文/殷越


小时候,家在市河沿岸,有一扇窗,对着老街。

家在古镇上。黎里,在苏州众多古镇中不足一提。这里不像周庄,同里那样充满商业气息。这里很“懒慢”。老人坐在长廊里摇着扇子,手工艺店的老板很随意地让你挑选。这里人很少,但总有些摄影师来到这里。像老虎豆一样,来这里的人不都喜欢它,但会有人对它情有独钟。

小时候爸妈上班忙,爷爷奶奶也会时不时出去。我会趴在窗台上往外瞧,看着只属于我的诗和远方。

春天的烟雨应和了很多人对江南的想象。雨淋湿了石板路,潮湿的空气中氤氲了美好。我会在窗口,看雨中的古镇从淅淅沥沥到阴雨霏霏。夏天没有闷热,从窗口望出去,阳光正好。有时从窗口探进来阳光,纤尘在其中舞蹈。秋天会出现几个游人。也会有人从窗口探进来张望,都会因散发着木香的家具感叹。冬天的小雪挂在枝头,这里的雪很小。青黑色的瓦衬着薄薄小雪,很朴素。

小时候的很多快乐都来自窗口。

窗口望出去的都是风景,很少有人。但她,似乎偏爱这里。她是一个女摄影师,常来。她很喜欢我爷爷奶奶家的陈设,她总是让我拿出些旧家具来拍摄。与我不同,我喜欢看着外面的古镇,而她喜欢观看里面的风景。

她的拍摄使黎里有了一定的热度,但人们还是不愿意来这里,这里只有风景和时间沉淀下来的古老。很多人更愿意去拥挤的古镇看那些只有空壳的建筑。

后来搬走了,住到了有防盗窗的城市里,自然不会也没时间去看窗外。

回到黎里,爷爷奶奶家窗外风景依旧,这么慢,这么暖,人依旧很少。而窗里,那些老旧的木家具被搬上阁楼的杂物间。这份在我心中美好的古老竟如此不懈一击。黎里的市井居民也终究摆脱不了时代的宿命。粉墙黛瓦里的是现代化的设备,古老的建筑只剩下外壳。但幸好,窗外还是那样,应和了我对童年的印象。

一朵梨花在窗前悄然绽放,如此生机。

窗外,一如当初,窗内,我与时间共处。

 

六、步履不停,寄信给风


用脚丈量大地的广阔,用心记录世界的美丽,感受阳光、海浪和蝉鸣,看野鹤奔向闲云,听斜阳掉进湖心,想象雨水的心跳入山川。我们将旅途的见闻收藏,把面对天地自然的感恩与敬畏折成信笺——寄给游离在城市深海的风。


  【佳作欣赏】


海未冬

文/彭麟涵


在海南一角,暖冬中,度过了一个年末和年初。

海边,是暑热过后的温凉,残留一丝夏季的奔放。已是黄昏,海滩上,人三三两两地走着,不快,亦不慢,一步一步深深浅浅,印在沙滩上,承着夕晖淡淡的色彩,微微的重量,又任凭清风抹淡了印记。风中带着湿,吹来海的腥味儿,不让人厌恶抑或是欢喜。

海浪的声音,并不让人躁动,一遍一遍,一声一声,海浪卷起的边已经模糊,分不清浪花和霞光的界限。夕阳仍然在燃烧着,但他怎么挽回自己的活力都无济于事,也挣扎着沉入海平线小半个身子,染红了一片海,投下的,是一个动荡着的重影,海波涌着,是无数把剪子把叠影剪得零零散散,随着波飘着,散开,聚回;散开,再聚回……重复着。

夕阳伴着一次一次的涨潮,却未曾没落,江南不比海南,早早地太阳就落下了,大概是不能忍受江南冬天的寒吧。虽说海南没有艳阳高照,不能称之为暖和,但也比江南的秋天更能感到温度,不让人微凉,也不让人浮躁,像过渡的一段。

海水冲刷上岸,唤起沉睡的沙,翻腾着,并不凉,应该是带着阳光入水灼热的温。手探入浪中,却留不住一丝沙——浪已经卷走了,它的劲道让人容易倾倒,像那些一个个离我而去的人,无法抗拒时间的力道,都走了。

正是最让人称妙的时间,让人沉醉的风景,心中却毫无波澜,没有想赞叹的欲望,只要一份好的感受,就足够了。

月亮还未醒来,心里已有了期待,想看银色包裹大海,迎着一缕风,想要穿过远处的雾霭。回望身后的沙滩,是三言两语无法描绘混色。

回到家,坐在阳台上,随着身后藤椅的摇晃,手里一杯茶飘着淡香,还听到晚风在吹,看到远处灯塔在闪,远处黑影划过迷失的天空。就在瞬间,忽然想起了一句歌词。

“茫然走在海边,看那潮来潮去,徒劳无功,想把每朵浪花记清……”

栏杆外的天空,望过去令我脑海无穷,只是无缘看到它的终点,霞云朵朵片片,不知从哪里来。直到手中的茶凉透指尖,才发觉我已忘怀。

夜微凉,冬寒流落他乡,海边未曾能得满地霜。

 


七、人间烟火气,最抚凡人心


一日三餐,人间烟火,却藏着世间最质朴的人情,它以静默的力量,小而有温度地改变世界。每当万家灯火处,袅袅炊烟升起时,心口的褶皱仿佛被轻柔地抚平。就像小炉上轻火微炖的红豆,连疼痛也散出甜美的香气,足够治愈人心。


  【佳作欣赏】


苏东坡——一个吃货的三重境界

文/熊奕晨


从热播的《人生一串》到最近引得无数人食指大动的《舌尖上的中国》,有关吃的话题似乎总能引起大家的关注。但你可能不知道千年前,一位大文豪也曾有过相似的感叹——口腹之欲,何穷之有?

他就是苏东坡。

古来君子远庖厨,文人性雅,大多不会去碰庖厨这样的大俗之物,唯独苏东坡,既能大雅,也不嫌大俗。好吃、善吃、精于吃,自然也擅辨食材、精通厨艺,作为中国史上最著名的文人吃货大神,他打通了一个吃货的三重境界。

第一重:好吃,知何为美食

烂蒸同州羊羔肉、蒸幼鹅、鲙鱼……连饭后用茶都是用庐山玉帘泉瀑布水加福建曾坑斗品茶。那时的苏轼,适逢进士及第,春风得意,以为自己参透了世间吃之奥义,又怎知他在吃的路上越走越远。

第二重:爱吃,知怎烹美食

黄州,是苏轼在其美食之路上重要的一站,刚到黄州,他就写下了一首诗,大方说出自己爱好美食的本性:“自笑平生为口忙。”(《初到黄州》)他发现,长江的鱼、山中的竹笋,都是那么鲜美可口,于是写道:“长江绕郭知鱼美,好竹连山觉笋香。”虽然自己已经是被放逐的罪臣,但只要有美食作伴,能品尝到当地好吃的食物,又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呢?

这首诗还不算什么,另外一篇《猪肉颂》才是美食界的经典。因为苏轼经济拮据,只买得起“价贱如泥土”的猪肉。黄州的猪肉便宜,因为当地富人不爱吃,穷人又做不好。但是苏轼却发明了一种独特的烹调方法,把它变成一道味美价廉的特色菜。

这首打油诗里,竟然还介绍了烹饪的步骤:“待他自熟莫催他,火候足时他自美。”锅子洗净后,放少许的水,小火慢炖;耐心等待,不需要催,火候到了肉香自然就飘出来。 

这位大诗人意犹未尽地说:“每天早上起来吃上两碗,让人又饱腹又满足!”就是这样一首《猪肉颂》竟然成了千古美食的秘方。直到今天,“东坡肉”还是深受大家的喜爱!

“净洗铛,少着水,柴头罨烟焰不起。待他自熟莫催他,火候足时他自美。黄州好猪肉,价贱如泥土。贵者不肯吃,贫者不解煮,早晨起来打两碗,饱得自家君莫管。”

——《猪肉颂》

在《老饕赋》中,他还热情洋溢地展示了如何正确置办一桌好菜:

厨师要好,“庖丁鼓刀,易牙烹熬”;配套用品要求高,“水欲新而釜欲洁,火恶陈而薪恶劳”;上菜的人颜值要求高,“婉彼姬姜,颜如李桃”;吃饭要歌舞助兴,“命仙人之萼绿华,舞古曲之郁轮袍”;酒品酒具要有品,玻璃杯装葡萄酒,“引南海之玻黎,酌凉州之蒲萄”;餐后消食的茶要有格调,“响松风于蟹眼,浮雪花于兔毫”。

在黄州,苏轼改变了自己,他学会了烹饪,由好吃变为爱吃;从少年得意时倾重的华丽转为了中年失意时的清雅。既做不成朝廷中高洁的官员,那就做一个东坡上快乐的农夫。以诗,以吃为乐。

第三重:精于吃,知食中豁达

元祐八年(1093年),苏轼被贬惠州,也就是今天的广东,广东的四季温暖如春,山中花木繁盛,于是这位美食家,就专门跑到罗浮山下,按照时令吃遍枇杷、杨梅、荔枝等各色水果。甘甜多汁的花果,意外激发了苏轼的创作灵感,在他的《惠州一绝》中写下名句: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。”这么旷达超然的情怀,谁又能想到这是出自一位屡次遭贬官的老人家之笔呢?

天天吃水果,当然不够。美食家苏轼,还是要有好肉陪伴。由于当时的惠州城有规定,每天只能杀一只羊,苏轼买不起,就私下嘱咐屠户,给他留下没有人要的羊脊骨。这下可好,苏轼在家,又兴冲冲地开始烹饪新的美味了:先把羊脊骨煮熟,浇点酒、撒点盐,用火烘烤至微焦。品尝一下脊骨中的碎肉、稍稍地吸一下骨髓,真像是吃螃蟹一样鲜美!

遇到美味,还要分享给别人。苏轼特意给弟弟写信,介绍这种作法,还开玩笑说:“这样做太好吃啦,但是等一等,怎么我身边的几只狗,好像不太开心的样子?”

其实,苏轼早已不止品食了,他品豁达,品人生,他以吃的方式在人生中的每一个驿站寻找着自己的小确幸,把自己困苦的人生活得色香味俱全。

 

八、自深深处,生生不息


自深深处,是每个人的与众不同。在那里,我们看得见生命流动的另一种方式。不妨以灵魂作舟,去感受世间的种种况味,顺着心灵深处的河流漫溯,终将到达那因一朵花的呼唤而误闯的桃花源。


  

   【佳作欣赏】


一只鸟笼

文/黄新月


人们都说,鸟笼之中不会存在一只渴望自由的鸟,笼中之鸟大都会因为失去自由郁郁而终;而那些没有死去的鸟,他们的意志与对自由的渴望也都被时光渐渐磨得一干二净。笼不可能放走鸟,失去了鸟,他也失去存在的价值。所以笼会看着一只鸟儿颓废死去而无动于衷,用如外表铁一般的心对待着一切,又迎来一只鲜活的生命。

我,是一只鸟笼。我被困在命运之中无法脱身。我刚被买到主人家中,就被挂了起来,放入一只鸟儿。那是一只多么美丽的鸟儿啊:樱色的喙,黑色的眼,如火一般的羽毛覆盖全身;尾毛是淡淡的绿中又有淡蓝;光滑的羽毛在阳光下闪着迷人的光环。

这可真是天造之物啊!

但她和所有的鸟儿一样,无时无刻不想着回到生长的森林,渴望蔚蓝的天空和白云。她日日生活在我之中,不吃,不喝。只是眺望远方,黑色的瞳仁之中,我看见了那重重迷雾中的哀伤。原本美丽的羽毛,也因瘦弱而失去了原有的光泽,无精打采地贴在她的身上。

她明显地消瘦了。

两天后,她开始攻击我:用嘴啄我,用脚踢我,甚至用头撞我。我感觉不到痛,因为我是铁做的。当我看到她头上渗出血时,我不禁问她:“你——不痛吗?”她愣了一下,有些诧异地看着我,而后又继续撞击我。

我知道,她是恨我的。

又过了一天的光阴,她终于开始吃东西了。也不知是太饿,还是放弃了抵抗。但这毕竟是好的,她不会死了,我宽慰地叹了口气。这天,她突然向我诉说她原来生活的地方,眼中有一抹亮光。蔚蓝天空一尘不染,不曾被文明的铅尘印得浑浊。那蓝天下是一片又一片无尽翠绿的森林,林中有条蜿蜒的河流,各色的鱼儿游来游去。陆地上,兔儿自由地奔跑着。她和她的伙伴们在树与树之间穿梭,又在树枝上闹着。一切都是自由而快乐的。

可如今……她的眼神又黯淡下去。

这些天,我听她讲起以前的生活,幻想着远方的乐园。我好想“飞”到那遥远的地方去,不,我飞不了,是啊,比起她,我或许才是悲哀的。我一厢情愿找她说话,让她描绘那远方的丛林,我应该是自私的。其实她不知道,我好想放她走,但是我不能。

而且,她现在也习惯作为笼中鸟了吧。

但她的举动却让我无比震惊。人类把她捉出来把玩时,我看到了她眼中的仇恨。她,用她樱色的喙狠狠地啄了一下人类的手,她挣脱了。她开心极了,在阔大的房间之中飞来飞去,却找不到出口。最终,她还是被捉住,放进了我的身体之中。我看到了她仇恨与疲惫的眼神,还有眼角闪过的泪光。

原来,她对自由的意志仍然强烈。

于是乎,我决定放了她,她黯淡的双眸闪耀出灿烂的光芒,她惊喜地问我:“真的吗?”我平静地告诉她是的,尽力掩盖自己的悲伤。在人类出门时,我放了她。我看着她披着金色的阳光飞向远方,飞向她那美丽的家乡。我——笑了,微微笑了。我现在才发现,鸟笼永远不可能拥有自由的天空,因为天空,也许只是属于翱翔的鸟儿……

可惜,我是一只,鸟笼。

大半年来,这批孩子在写作上的进步是有目共睹的:有五位同学在省市级作文竞赛中获奖,其中刘心语同学获江苏省“苏教国际杯”现场作文大赛一等奖;有十多篇作文在《全国优秀作文选》《初中生世界》《苏州日报》等报刊杂志公开发表;即便在语文测试中,作文均分也是遥遥领先。

我校这群眼神清亮、朝气蓬勃的翩翩少年郎,在“桃花源”这片新土上初绽光彩,是青涩,是等候,是翘首以盼,是蓄势待发。

“桃花嫣然出篱笑,似开未开最有情。”想必这些小小作家,也已读懂“桃花源”里的文字情缘。